SEMICON 2020见闻,那些比黄金珍贵的

来源:内容由半导体行业观察(ID:icbank)原创,作者:亚亚君,谢谢。
“信心比黄金珍贵”,一句在天降危机时让你耳朵生老茧的话。这句话本身正气凛然,毫无毛病,但说的人多了,就有许多新的用处。那些叫你满怀信心的,可能把你当潜在韭菜培养。当你被套牢了,失去了黄金,只剩信心。

信心本身并不产生黄金,所以“原始”信心似乎没有意义。当地缘政治、贸易约束、疫情、经济下行……交织在一起时,这样都能产生信心,那你心真大,黄金对你已经失去意义。6月27日到29日,在上海举行的SEMICON 2020大会上,我看了信心的衍生品以及另一面,这些种种似乎比黄金还要珍贵。

从数据看真相

在2019年的时候,半导体圈许多分析师、记者发现一个现象——“线下活动非常多”。而在去年全球半导体市场出现大幅下滑,SIA年初的数据称,营收4121亿美元,跌了12%。侧面说明,大家急需出来找机会,找悲观下的机会。SEMICON 2020算是疫后第一展,压力山大。另一方面,大家在家呆久了不出来见世面,总会胡思乱想,且到处指点江山。

“这次SEMICON China的举办可以象征中国半导体产业复苏的一个重要指标。”这是SEMI全球副总裁、中国区总裁居龙在开幕式的致辞中说的。其实展会的成功举办与中国半导体的复苏,两者的关系可以互相证明。但疫情雾霾笼罩太久,总需要拨开云雾看点真实现状,而SEMICON的论坛里,就藏着许多真相。真相就是比黄金珍贵。

先看世界的。

VLSIresearch总裁Risto Puhakka给出了疫情对产业影响的数据,总结为两点,1,芯片等固态半导体(Solid semiconductor)以及设备的需求将在2020年下半年回升;2,第二波疫情,对今年下半年半导体的销售产生负面影响。

数据层来看,2020年Q1的电子销售额同比下降5%;预计Q2/Q3将有个位数(中位)的下滑,全年的销售额将下跌约4%\~5%。下图展示了2017年年底到现在的集成电路销售增长率的走势。从今年3月份以来,开始进入正增长,下半年可以维持10%的增速。

拍摄自Risto Puhakka演讲PPT

背后驱动原因,一方面得益于大环境恢复,另一方面,NAND、DRAM进入到增长轨道。相关细分产品的今年、明年销售额趋势,见下表。

拍摄自Risto Puhakka演讲PPT

此外,Risto Puhakka还表示:“集成电路库存方面,下半年也比上半年来的更为健康。”

单独分析行业内巨头公司,今年行情有增有减。具体如下图

拍摄自Risto Puhakka演讲PPT

在资本支出方面,2020年有小幅下滑,不过2021年将有两位数增长。具体如下图

拍摄自Risto Puhakka演讲PPT

中国制造业产能所占比例将在未来几年不断提高,数据显示,2019年达15%,2025年便突破了25%,2025年到2030年会缓慢增长,产能比重的提高会产生规模效应。Risto Puhakka也表示,产能和销售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还存在不确定性。

关于地缘政治对全球半导体影响,Risto Puhakka的发言可以总结为以下几点,1,美国启动大概3年的项目,一方面是限制中国,一方面是更好了解产业链,已经发现EDA、半导体设备是可以对中国半导体进行卡脖子。这些策略并不局限于特朗普,是美国长期措施;2,进一步加强出口许可透明度,追究EDA、设备等使用流向,严厉限制军用用途。3,限制华为。4,目前的限制法则较为松,未来会有所变化,关于6月份之后如何开展下一步动作,尚不清楚。

Risto Puhakka的演讲,捋清楚了很多事情。2020年像是一劫,而2021年便劫后重生。但这事总有一些蹊跷,记得2019年末,就有机构预测2020年行情,也是预测涨幅犹如窜天猴。劫之所以叫劫,就是因为没有预兆性,何况大国都在重视半导体。如果预测时,中国用八卦,西方用塔罗牌,预测手段都有局限性,他们的前提往往就是“稳住,别瞎搞。”

再看中国产业情况。

国内的半导体现状以及预测,在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原部长,中国工业经济联合会会长李毅中的题为《应对挑战和风险 加强集成电路自主创新》中说的很清楚。李毅中将中国半导体产业分门别类,详细阐述。

半导体设备端,我国大陆市场销量约占全球的23%,但设备自制能力仅能满足10%。其中提及“上海微电子研制的28nm光刻机有望明年生产”一事,半导体行业观察记者在SEMICON展区该公司的展位求证,对方声称“一切以官方发布为准”。

半导体材料端,中国大陆市场销量占全球近三成。但自给率不足、高端占比低。其中,硅单晶圆片自给率6英寸50%,8英寸10%,12英寸仍依赖进口。光刻胶、溅射靶材等化学品有量产,多处于低端。

从集成电路产业链各环节看,芯片设计已有相当能力和水平,其中,11家企业进入全球IC设计50强,但原创设计工具EDA国内市场国产的只占一成;制造环节正奋力追赶,仍相差2代;封测环节具有一定优势,销售额占全球59%,封装技术较领先,仍有一定差距。

整体结构来看,中国集成电路设计、制造、封装之比41:28:31,而合理比值应3:4:3,制造是薄弱环节。制造环节销售收入属本土企业的仅占18.2%,其余属外资企业。

将目光转向今年这个特殊年份,中国集成电路产量却在逆势增长。1-2月8.5%,1-3月16%,1-4月20.6%,1-5月13.3%。应用端,集成电路主要用户手机、汽车、微型计算机等产量大幅下降,延迟传导到集成电路产业。1-5月手机-16.5%、汽车-23.6%,微型计算机1-4月-6.5%。

李毅中的演讲中,提到的挑战就是疫情和美国技术封锁,从而呼吁国产化创新,以及欢迎外资来华投资。

前“呼吁”后“欢迎”是否会存在矛盾?“国产化”和“开放共赢”是不是真就八字不合?在SEMICON的会议上,笔者找到了某种微妙的平衡。

国产化的屁股与开放的脑袋

按理说,屁股决定脑袋。国产化的屁股,应该高喊“国产替代”,以后见面都别问“你吃了吗”,改成“你替代了吗”。开放的屁股,就得出资欢迎外企,管你是忽悠还是骗钱。

用数学的极限法来想国产化和开放,这事必衰,造成用屁股想都能想到的窘境,没人愿意一夜回到解放前。于中国企业,清华大学微电子学研究所所长魏少军的一张图(下图)表明了中国科技企业尤其半导体相关方面,对国外企业依存度依旧很高。魏少军发问:“大谈国产化替代,是知彼不知己的表现,全部国产化难道意味着关上大门?谈合作,就要张开怀抱拥抱世界。”

拍摄自魏少军PPT

于非中国企业,首先就是成本问题。李毅中和魏少军都提到关于“本土回归的高昂成本”。“鼓吹技术脱钩,本土回归,就是知彼不知己。”魏少军认为,不管是不顾一切的国产化煽动、还是国外的企业本土回归的做法,都犯了同一个错误。李毅中的说法是:“撤资回归的国家存在难题。基础设施、配套产业以及技术力量等存在缺陷。将丢掉在中国市场获得的丰厚利益。”

这事很有意思,如果你发文说川普坏话,会有“理性”公民站出来表示“川某也是为自己国家考虑”。那么,在“理性”公民的眼中,本土回归这事成功率就极高。共情了川某的共情,偏见了他国的偏见。

清华大学客座教授&前麦肯锡公司全球董事合伙人、亚洲半导体业务负责人唐睿思的演讲中,也谈到国产化替代的思考,如今全球半导体研发承载量中只有5%是“在中国制造,为中国服务”。他认为:“优秀的企业是国际性企业,打造的是端到端的国际竞争力。如果关门替代,需要的是政府大量补贴,反而使得竞争扭曲,引得其他国家也报复性补贴。”

开放的生态系统意味着供应链安全,而封闭的生态系统则预示着死亡。

拍摄自唐睿思PPT

魏少军表示:“全球发展格局来看,背后最重要的就是全球化,美国、欧洲、日本、韩国、中国大陆和中国台湾是全球半导体企业聚集地,代表了全球95%的产能,近乎100%的产品和95%的市场。魏少军表示全球化趋势不可逆,谁要逆全球化趋势发展趋势,就是蚍蜉撼大树。”

此时,也许会有读者发问“那国产化到底搞不搞了?”

其实整个SEMICON大会,来自政策、协会、企业、学术界的人士都在聊国产化发展策略,表示政府正大量投资扶持国内半导体企业,也秀了很多成绩,比如上海市委常委、副市长吴清在第一天开幕式的时候就提到:“今年1-5月份,在整体上各个领域都受到很大挑战的情况下,上海的集成电路产业销售收入逆势增长了38.7%,从而传递出信心提振的强烈信号。”

上海秀肌肉毫不犹豫,作为包容性为主的城市,成绩背后铁定是国产化和开放两者之间的微妙平衡,所谓国产化的屁股和开放的脑袋。再者,中国电子商会会长王宁也提到,政府将大力发展半导体,积极采取各方面支持政策。国产化的目的就是打造国际化企业。

从SEMICON的大咖演讲中,可以总结,我们需要正确的产业发展视角和态度,不盲目的“知彼不知己”,以正确的屁股主导正确的脑袋,那就是比黄金珍贵的。

通往黄金城的桥梁

现在有个问题——去年的SEMICON与今年的有啥区别?大家一定毫不犹豫回答,时间不一样。

当你开始逛展馆,你会发现一种更微妙的感觉,看到那些展位上高耸的公司名称后,总不自觉的去想这家公司是否杀入科创板。而此次展区涌入了一批科创板上市公司,倒像是今年最大亮点。在论坛部分,科创板也是一个崭新的极其诱人的话题。

据上海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董事长、上海科技创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总经理沈伟国介绍,目前科创板上市公司共有115家,其中集成电路企业17家,占比14.78%,另有6家已顺利过会。有近40家集成电路相关企业正在上市过程中(含辅导中)。

这17家企业,总市值近6000亿元,占科创板市值比例30%。

科创板已为产业募集近300亿元资金,近期有望接近500亿元。IC相关标的至6月24日较发行价涨幅约289%,高于科创板其他板块160%的平均表现。

但科创板不仅仅遍地是黄金那么简单,它还开拓了很多新气象。

璞华资本/元禾璞华投委会主席陈大同眼中的科创板意义更是打破某种隐形门槛。比如此前国内A股IPO排队时间过长,企业在最需要资金的时候,得不到资金。

这些颇具中国特色的门槛让产业界揪心,包括公司需实际控制人且3年内不能变动、市盈率小于23X、2-3年持续盈利等,而证监会在其中扮演的不只是规则制定者,还是监督者及“保姆”,它掌握着绝对权力。

此时的科创板就有很多实际意义。曾经实际性审查的权利都在证监会,容易滋生腐败。科创板把权利下放到交易所,与深圳创业板形成良性竞争。

当然,背后也存在一些问题,比如会造成高估值泡沫。曾经2014年之后,公司平均估值大约40倍到60倍。创业板出来后,半导体估值高达80倍到120倍。高估值影响国内并购,比如上市前谈好的并购价格,而影响国内并购市场,这是需要解决的后遗症。

不管怎么说,科创板的出现,给一些中国集成电路企业搭建了桥梁,一座通往黄金的桥梁,这里的桥梁本身就比黄金更为珍贵。

比黄金珍贵的种种,才是对抗悲观的有力武器,而不是悬挂半空的信心。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 Post